您的位置:外汇百科全书网 > 

美国经济滑向“失去的十年”概率几何?+纸金通

2020/4/7 9:04:51【】11:人次阅读

   1944年以来几乎天天躺在床上数钱的美国如今正处于国家命运的十字路口。在美国财经界和经济学界拥有极大影响力的前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劳伦斯·萨默斯日前警告,美国经济有滑向“失去的十年”的危险。笔者仔细揣摩了萨默斯的相关分析文章,发现这位大牌经济学家在作出上述判断时相当理性。他也没有给美国经济盖棺定论,认为“失去的十年”真的就要来临,其真实动机是告诫美国政府须尽速推动相关领域的改革,以避免萧条基因渗透到美国经济的毛细血管中去。
   美国经济究竟有多糟?且来看看萨默斯的描述:失业率高企、经济增长乏力、资本投资微不足道、且在债务上限问题争论不休,这些问题都环环相扣。如果连提高债务上限(目前为14.3万亿美元)这一最起码的挑战都应付不了,那么奥巴马政府将向世界发出美国无能和混乱的信号。
   奥巴马领导下的美国政府究竟有多无能,美国人最清楚。十余年前,克林顿治理下的美国经济,尽管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美国人的幸福感无疑比现在大得多。或许是智商超高的克林顿时运一直不错,他在经济上把凯恩斯主义、货币主义、供给学派和理性预期学派中和起来,形成了既反对完全放任,又反对过度干预的克林顿经济学,美国经济也因此取得了空前的繁荣。不过克林顿最终还是把巨大泡沫留给了对经济十分外行的小布什。偏偏被伊拉克战争搞得焦头烂额,本身又无多少国际责任感的小布什政府在次贷危机爆发初期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没有采取及时有效的措施来控制这场危机,反而通过有意为之的美元贬值来分摊危机成本,导致持续发酵的次贷危机迅速蔓延到全世界。不过小布什政府在任期的最后阶段还是做了两件足以对得起美国人的事:成功地阻止了美国国内金融体系的全面崩溃;守住了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
   本来,被广泛寄予厚望的奥巴马政府完全可以在金融止损的基础上,拿出清晰而稳定的经济复苏路线图,并在对外经济与金融政策上展现出更大的合作态度,纸金通以与主要经济体一道共同求解世界经济的复苏之策。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集聚了最多经济政策资源的奥巴马政府,最近两年来除了出台几个虎头蛇尾的金融改革与其他产业与科技政策之外,留给世人最深印象的就是伯南克主持下的美联储拼命印钞票。这种“以邻为壑”的经济政策尽管给美国经济打了几针强心剂,但对经济基本面的冲击无异于饮鸩止渴。奥巴马政府热望的就业人口比例不但没有上升,反而由五年前的63.1%降至58.4%,就业人口也减少了1000多万。更加糟糕的是,在经济比较景气的年代,美国尚可寅吃卯粮,但如今连一向力挺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警告美国如不遏制债务水平,将给全球经济带来风险。IMF乐观估计美国最多还有15年的额外借贷能力。试想,假如中国、日本等主要债权人基于美国经济前景判断,不愿增持美国国债,甚至做出大幅减持的决定,对美国经济来说是何等情形?而对一个财力和信誉资本丧失殆尽的主要经济体来说,若还是像过去那样,仰仗业已动摇的美元霸权,在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经济全球化逻辑安排下,再度通过开动美元印钞机来
 向别国转移本国经济政策失败的成本,既是对其他国家的赤裸裸掠夺,更可能是美国难挽颓势之后的一次疯狂演出。
   令世人格外忧心的是,随着第二轮量化宽松(QE2)的接近尾声,面对迟迟不见起色的经济基本面,急火攻心的白宫决策者们正在考虑将QE3重新纳入讨论范围。不过笔者断言,对QE3的政策效果,就连这些决策者们恐怕也是心中没底。已有美国经济学家提醒伯南克应将美国成堆的问题与复苏失败造成的诸多代价摆在一起,做个权衡。不过,假如最终的情势演变还像许多美国经济学家认为纸金通的那样,美联储是美国唯一希望的话,美国带给世界的恐怕只是恐慌和失望。
   战后的60余年历史早已证明,把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的安危系于美国一身既是历史赋予美国的机遇,更是一种高危险游戏。某种意义上说,是美国绑架了世界经济与金融。今天的世界不应再指望美国还会有足够胸怀来承担起引领全球经济走向稳定和复苏的重任。笔者判断,如果美元的红利期还剩下十年,如果美国不能引领下一场经济与技术革命,如果美国不改变寅吃卯粮的生活方式,如果来自主要经济体的竞争挤压强度日趋加大,则美国经济最终滑向“失去的十年”,甚至整体破产的可能性一点也不能排除。世界经济也将由于美国愈加不负责任的经济政策而陷入更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之中。
   拯救美国经济没有速效救心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