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外汇百科全书网 > 

症结难解 欧元还没走出“雷区”+外汇返佣ib

2020/2/9 3:39:03【】1:人次阅读

  欧元汇率已经自去年11月下跌18%后上个月又下跌7%,目前还处于数年来的低位徘徊。欧元会不会完蛋?欧元区到底还行不行?撩开历史的幕纱从欧元的本源梳理线索,或许能真正发现欧元区经济病体的症结,并给欧元的存在价值予以定论。政治和经济规律对撞,货币和财政政策对撞,联盟纪律成一纸空文,退出机制的不健全都是欧元危机势必爆发的雷点。

  在欧元问世的1999年,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曾断言其将“短命”。但到2007年,格老却承认,欧元完全有可能成为与美元比肩的储备货币,或取代美元成为世界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德国前总理施密特也曾说:“我觉得,我们看到一个完全一体化的欧盟,肯定要再花上半个世纪的时间,但是用不了半个世纪,欧元就会成为世界性的流通货币。”

  历史是在循环往复中前进的,也戏剧式地检验着预言者的话语。近来热议的欧元崩溃论一定程度不仅给格老当初的“短命论”正名,德国当下正实施禁止“裸卖空”来防止欧元在世界众目睽睽下自由落体下跌,并顶住大量民众退出欧元区的呼声,强行振作给欧元打气。

  欧元曾令世界侧目

  欧元启动以来,欧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比重不断扩大,美元霸权地位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据统计,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欧元所占比重已从1999年的17.9%上升到2008年底的26.5%,在同期内美元所占比重则从71%降至64.1%。

  欧元出炉的动机几乎完美,甚至是很有野心。欧元诞生时法国时任总统希拉克认为“欧洲能够而且应该成为未来多极世界的头号大国。实施欧元是欧洲在没有动用枪炮的情况下实现的一次巨大变革,其首要目的在于不受别人摆布。”

  欧盟在欧元推出前早已在贸易和法律上相当一体化了,货币联盟更能提供诸多诱人的好处:汇率不再波动;出行者省钱省心;价格透明度可促进欧洲内贸;公债问题严重的成员国可得到德国式的低通胀和低利率;德国大概也希望欧元不像马克那样坚挺;法国可减少对第四帝国出世的担忧;一种可替代万能美元的储备货币有望诞生。

  而且欧元自1999年问世至全球经济危机以来表现较为出众。在1999年1月4日的第一个交易日,欧元兑换美元的汇率为1∶1.18,起步是相当不错的。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欧洲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开始焦虑起来,因为欧元开始贬值。到2000年10月,欧元对美元的汇率降至历史最低点,那时,1欧元只能兑换0.82美元。但在此之后,欧元开始一路攀升。

  在欧洲,使用欧元的国家和人口也在逐渐扩大。由欧元启动时的只有11个欧盟成员国,现在已扩大到16个。尽管摩纳哥、圣马力诺和梵蒂冈并不是欧盟成员国,但因它们以前使用法国法郎或者意大利里拉作为货币,所以现在也使用欧元。其他一些非欧盟国家和地区比如黑山、科索沃和安道尔,也使用欧元作为支付工具。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季铸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区域货币一体化肯定利大于弊,虽然成员国原先的汇率主导权受到限制,出口等经济活动的调节不太顺畅,但从历史来看,各成员国从欧元的使用中受益匪浅。”由于采用单一货币节省了货币兑换和结算的成本,规避了汇率波动风险,提高了商品和服务流通效率。欧元区内贸易额及外国直接投资占G D P的比例都有两位数左右的上升。

  在维持物价稳定和防止通货膨胀方面,欧元的作用也很突出。数据显示,1999年至2008年年初,欧元区国家的年均通胀率只有2.2%,虽然仍略高于欧洲央行制定的2%的通胀目标,但较同期美国2.7%和1989年至1998年间欧洲其他国家3.3%的年均通胀率而言,可以说成绩明显。

  但如今欧元落入了低谷,甚至激发了英国兴业投资在路透社发布了惊悚金融故事———《欧元区危机的最终幻想》,文章根据现实编撰了可怕的未来情节:今年葡萄牙意大利两国国债滞销,欧洲银行业重回国有化救助道路,欧元欧元兑美元跌至0.57,全球股市重挫。

  欧元到底为何衰落成这样,几大硬伤浮现在人们眼前给予了答案。

  政治和经济规律对撞 德国无奈弱国拖后腿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全球研究部主管李籁思认为欧元区的根基脆弱。他认为,欧元区面临的问题是,统一的汇率不适合于所有欧元区国家。并不是所有目前还在欧元区的国家,都应该是其中一员。对一些欧元区成员国来说,欧元也许在危机期间为其提供了更好的保护,但尽管如此,按照欧元系统目前的形式,它还不是可持续的。

  当前欧元区的问题可谓必然,理论上是政治决定和经济规律的对撞。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最近表示,当初接纳希腊进入欧元,现在看来条件并不算成熟。而容忍已经加入欧元的国家不遵守《稳定与增长公约》,则更体现了政治家的侥幸心理,以为经济规律不会真的就来威胁欧元。而欧元区的前途,则最终取决于政治决定能否遵守经济规律。

  欧元危机看起来越来越像是一场德国的“选择”危机。默克尔对市场给予的回击显露了德国当前的状态———烦躁不安。在过去的6个月里,德国更进一步地了解了欧元,它不可能像德国马克一样成为一种坚挺的货币,也不可能总是为德国的利益服务。在对欧洲750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中,德国出资至多1476亿欧元。同时,根据欧洲央行的资本比例,在4400亿欧元担保贷款池中德国对应的出资额将为1230亿欧元,但由于不清楚多少国家会提供贷款,因此德国的出资额可能会更多。

  彭博社文章评论,当前单一货币制度运行的模式已十分明朗,共同货币体系中的大量财富从富有国家转移至贫困国家。如果德国不满意这一运行模式,完全可以决定不再继续成为这个集团中的一员。

  德国当前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适应当前欧元集团的运行规则并准备好为其伙伴的债务埋单,要么退出单一货币体系;英国曾经明智地选择成为欧盟成员但没有加入共同货币体系。所以,如果德国对欧元区运行方式存有诸多不满,它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欧元集团之中。文章还说,在过去的6个月里,德国更进一步地了解了欧元,它不可能像德国马克一样成为一种坚挺的货币,也不可能总是为德国的利益服务。

  事实上,德国不得不接受,欧元集团成员国的身份意味着富有地区需要经常为那些贫困地区提供援助,欧洲央行也不得不时而采取妥协的货币政策,以使较弱成员国得以维持经营。当然,德国是不会喜欢这种模式的。因为德国总是需要扮演实施救助的角色,并且他们一直以自身拥有坚挺的货币而感到骄傲。那么,德国既然不喜欢游戏规则,也就没有必要将游戏继续下去。

  美国《新闻周刊》的文章在揭露欧元机制缺陷时也说,单一货币政策可能放大高生产率的德国和效率较低的外围国家之间的根本差异。而最严重的缺陷在于,欧洲货币统一了,财政政策却毫无协调。

  据德国《明镜》杂志5月27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民众支持率近日大幅度下降,创2006年默克尔执政以来的最低点。另据德国电视一台最新的民调统计,78%的德国民众对政府不满。分析人士认为,当前的财政危机使民众失去信心,也损害了政府的形象。大多数人对政府力挺欧元的政策表示反对,64%的调查者认为以担保的形式来保护欧元是错误的,而未来联邦预算的100至150亿欧元的赤字只能通过增加税收来弥补。

  货币和财政政策对撞 联盟纪律成一纸空文

  欧元最严重的缺陷在于,欧洲货币统一了,财政政策却毫无协调。

  欧元区,是多个主权国家共享一个单一货币。最基本的经济理论告诉我们,如果各国的经济政策存在不一致性,特别是财政政策,就会对这样一个货币联盟造成冲击。这也是每一个加入欧元区的国家都必须签署著名的《稳定与增长公约》的原因,这份欧洲人自己定的条约里有关键的两条:1.财政赤字不超过G D P的3%; 2.国家债务不超过G D P的60%,但对如何执行并无说法。

  英格兰银行1998年的一份机密文件指出了英国不加入单一货币的原因之一:一旦某国赤字严重超标,必将引起大乱;因为欧洲央行禁止通过直接借款给政府对一国施救,又缺少让问题国家退出欧元区的机制。

  然而,《稳定与增长公约》制定的财政纪律未能严格执行———其实早在1999年欧元发行时,没有任何一个成员国真正达标过,但总体趋势很健康。赤字缩小了;通胀率和经济表现不如预想的一致,但当时不值得担心。世界接受了欧元。1999至2003年,国际银行业发行的欧元债券多于美元债券。

  即便在希腊的赤字和债务数据造假被揭露之前,希腊的债务也已经接近G D P的100%,而财政赤字也屡屡超过3%。而真正的数字被揭露出来之后,希腊的债务则高达G D P的115%,而2009年的赤字也

  达到了13.6%。看到这些数字,大概不需要一个评级机构或者经济学家来评价,你也会觉得这个国家怕是麻烦很大。事实上,远在希腊的事情进入视野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09年8月对希腊的年度报告里就十分明确地说:财政和对外的不平衡严重,竞争力减弱,财政整顿不能再被拖延……一个国际组织,用这样悲观和紧急的语气来形容一个工业化国家的经济状况,是十分罕见的。

  当人们仔细看欧元区的时候,会发现希腊只是冰山一角。远比希腊大得多的西班牙,失业率高达20%,财政赤字达到11%,政府债务虽然看起来低于60%,但一两年之内这个数字就有可能上升到70-80%,这还没有考虑进家庭和企业的巨额债务。事实上,除去意大利的状况可能稍好外,“欧猪五国”剩下几个国家的状况都有足够的理由让人感到十分担忧。如果欧元区超过1/4的国家,都没法遵守自己签订的条约,不仅在危机之年,而且在危机过后多年都如此;如果欧元区国家的经济很可能出现严重的分化;如果不存在一种机制来对抗这种分化带来的影响———那对于欧元可持续性的担心是完全合理的。

  市场现状混乱,危机最终结局未完全暴露,货币与财政独立性搅到一起,因此需要加强监管。但目前所采取的把赤字规模限制在一定的G D P比例范围内不仅让成员国不屑一顾,它也在德国也遭遇同样态度。欧盟也未能根据自己制定的《稳定与增长条约》对违反者施以处罚。

  要从根本上解决欧元危机恐怕只有形成统一税收和开支的权威。这就要求形成一个政治联盟,但这在《里斯本条约》下是不可能的,在政治上也是无法想象的。“欧洲人不是那种愿意交出主权的一类。”《商业周刊》评论道。

  目前最清楚的是由各自为政的财政政策所形成的货币联盟是不可持续的。为让统一货币有效运转,各成员国必须放弃更多的独立性,并满足更严格的预算规则,对违规者真正实施处罚。能满足新标准的各国会从持久的货币上受益。然而,面临的挑战是要证明各欧元区成员国都感到自己值得如此努力下去。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欧元区已显现出分裂迹象。在政府财政糟糕的各国国内,企业借款成本急剧上涨。据《商业周刊》分析,希腊境内信用评级为A级的企业债券收益率已上升了1个百分点,而葡萄牙类似品质债券收益率从4月中-5月中期间也上升0.6%,而法德两国的类似品种同期却下降0.1%。在近期一项民意调查中,47%的德国人赞同用回德国马克。

  “有入无出”造就欧元区尴尬新机制亟须探索

  欧元区向来“有入无出”,并无退出机制,但经过希腊一役,退出欧元区已非不可想象。多达1/3的德国民众认为应撤出欧元区,赞成踢走希腊的更多。

  季铸说:“欧元区的退出机制可以形象地比喻为‘上山容易下山难’,退出的准则和条理缺失,客观上不具备退出的技术条件。”

  目前生效的欧盟条约要求除丹麦和英国之外的每一个欧盟成员国具有在未来某一个时候成为欧元区成员国的契约责任。强制的驱逐或自愿的退出从技术上来讲都是不合法的,或至少它需要全部127个成员国的批准(一个陷入困境的成员国批准自己被驱逐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即便这是可以实现的,那么当前和未来的欧元区成员国显然会对制造出这样一个先例感到担忧,尤其是在其自身的财政状况可能很快类似于雅典处境的情况之下。

  有欧洲智库警告,若欧洲南部一些成员国离开欧元区,它将导致“新”欧元对原欧元的贬值。这些国家以欧元借入的债务偿还起来会变得非常昂贵。由此可能马上引起偿债违约。有欧元业务的企业会陷入混乱,其他包括规范工资、银行存款、债券、按揭贷款、税收和所有其他相关的契约都会出现混乱,大量诉讼随之而来。总之,这将违反国家、欧盟和国际层面上的所有各种相关法律、协议和规则。清华—布鲁金斯中心主任肖耿博士说:“如果踢出一个希腊,那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难道都退出?道义上也存在有压力。”

  哈佛大学经济学者肯尼斯· 罗格夫(K ennethR

  ogoff)认为,欧盟应让像希腊这类成员国暂时性地脱离欧元区,在经济健康时可再回来。或者让已对统一货币感到厌倦的德国脱离。

  要想在技术上实现欧盟开除成员国,同时又不触犯条约,需要进行一项创造性变革。这一变革要求设立一个不包括希腊这样的讨嫌国家在内的欧盟,同时在这一新机构之内设立一个新的欧元区。这样的操作并不必然会毁掉当前的欧盟,主要成员国“只需”重新创造出不包括他们所讨厌的国家在内的各种机构。

  尽管这是一个创造性的方案,但这一方案依然问题丛生。在这样一个精简的欧元区内,德国将享有绝对的权力,其他欧洲国家显然不会同意。如果法国和比荷卢三国经济联盟与德国一起再造一个欧元区,那么德国经济在这一新欧元区中的比重将由其占当前欧元区总产出的26.8%变为45.6%。甚至那些明确被排除在新欧元区之外的国家也可能说出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临别赠言:南欧国家可能会让新欧元区成员国所持有的南欧国家的所有债务出现违约。

  欧元区瓦解?危机还将持续

  如果此次危机导致了最坏的结果——欧元区瓦解,欧盟的基础也将不复存在,独立的27个成员国的国际影响力必将受到大大的影响。对于欧盟来说,危机未过,改革已势外汇返佣ib在必行。

  欧盟经济与货币事务专员雷恩于近日提交的政策建议中提出,应加强对成员国经济政策的协调和监督;引入新的经济评估指数,调整欧盟内部经济不平衡;建立一套长期危机管理机制;对未能执行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即预算赤字超过其国内生产总值(G D P)3%的成员国实施惩罚性措施,暂停其接受欧盟“结构性援助基金”的资格。

  而财政政策方面的改革则更为迫切。欧盟理事会主席范龙佩近日称,为防范希腊危机重演,欧盟将在今年10月推出一份“彻底”的财政政策改革方案。

  此前有报道将欧元区的危机推手的屎盆扣在了评级机构头上。美国的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希腊的主权债评级向下连调三级,从而使得希腊的主权债由投资级降到了垃圾级。面对私人资本市场的高额利息和未来几个星期巨额到期债务无法偿还的风险,希腊政府不得不向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求援,由此引发了欧元自由落体式的下跌。甚至有人觉得,这根本就是美国人搞垮欧元区的阴谋。

  虽然却有疑似违规和欺诈性交易行为,但光靠责怪评级机构,是不能掩盖欧元区自身的问题的。曾经在过去的四年里,由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要负责编制的《全球100个国家国际贸易投资风险指数》(IT IR I),基于结构主义经济理论和系统方法,成功地预测了全球经济危机,该报告的主要撰稿人季铸说:“此次由欧洲债务危机引发的欧元危机是比较符合科学依据的。我们独立进行大量的数据检测和采集后,得出的结论与评级机构唱空的结论基本吻合,不是说评级机构完全正确,但经过我们细致的分析后发现欧元区危机还将持续的结论比较有理有据。”年初该指数报告的最新结果即对2010年全球国际贸易投资风险提出预警。

  他还补充说,类似此次欧元危机早治是关键,即在危机爆发前在一套预警体系下有所提示,当逼近危险有所明确信号时相关机构第一时间作出反应才行。我们需要借鉴此次经验教训,做一套预防报警系统,像天气预报一样,以防真正问题爆发时才解决,那样成本就太高了。“我们正在做的这一套系统,就是通过收集世界经济的即时数据,以此监测最新动向,提出警示。”

  来源:经济参考报

  撰稿人:闫磊 实习记者 张媛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