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外汇百科全书网 > 外汇漏洞套利外汇漏洞套利

美国金融改革似乎划上句号,危机不会重演?,英国脱欧又被否

2020/3/16 18:38:38【外汇漏洞套利】15:人次阅读

  随着有关美国金融改革的论战似乎终于即将划上句号,我们是否都应感到更安全,也更确信危机不会重演?毕竟,这场危机(包括衍生品)的根本原因已经找了出来,并且得到了解决。各国政府也采取了相应措施,预防涉及整个系统的纾困行动。

  我们由衷地认同金融改革的必要性,支持金融改革法案中众多有关衍生品的条款。但是我们已经解决了金融危机中真正发生的问题了吗?还是我们放任真正的凶手潜伏了起来,随时准备重新露面,给金融系统造成更多的不稳定?

  今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三年前也很清楚),这个凶手就是房地产风险敞口。在低劣的放贷标准与糟糕的风险管理推动下形成的不良贷款,造成并推动了这场危机。

  当然,衍生品也扮演了一定角色。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些金融工具都是对冲与接手风险的手段。一些市场参与者利用它们来接手房地产风险。但历史证明,造成危机的不是产品本身,而是基础的风险纪律。1989-90年的储贷危机,80年代的日本楼市泡沫,以及1837年的经济大恐慌等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不尽相同。但它们和其它危机都有一个共同点:涉及房地产价值及风险敞口的风险管理标准和业务实践日益放松。

  看看2007-09年的金融危机,你会发现这当中存在一个类似的模式。受害者都有一大共同点---房地产风险敞口---只不过各自接手的方式不同。首先看看美国国际集团(AIG)。它的大部分风险都来自衍生品,但毫无疑问,让事情变糟的,是基础的房地产风险。它在现金次贷市场也有大量头寸,而且现金亏损可能远远超过衍生品头寸造成的亏损。

  其它受害者呢?规模最大的是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刚刚发布的报告显示,它们的亏损迄今已超过1600亿美元,而且可能还会高出很多。

  接着是两家不得不接受政府二次救援的银行。两家银行都非常积极地用次级抵押贷款构造债务抵押债券(CDO),而且是音乐停止时的最后接棒人。我们也不要忘记华盛顿互惠银行(Washington Mutual)与瓦乔维亚银行(Wachovia)吧---它们是住房抵押贷款问题的受害者,如今已不再作为独立的实体而存在。

  投资银行业也在房地产信贷繁荣中分了一杯羹。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得救了,却留给了美联储(Fed)近300亿美元的房地产风险敞口。雷曼(Lehman)倒闭了,而它的倒闭正是房地产市场恶化造成的。

  受害者还有很多。就美国而言,美国最大的按揭银行Countrywide得到了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救助。而印地麦克银行(IndyMac)、美国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American Home Mortgage)、New Century Mortgage等其他公司一声不吭地就倒下了。它们都是不良住房贷款发放的受害者。另外还有数十家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银行因为房地产问题而倒闭。

  如果模仿是最好的奉承,AIG无疑英国脱欧又被否有自己的仰慕者。房地产几乎摧毁了整个信贷保险业---该行业将向公共财政保险之外拓展,在一年内就把业务弄得乱七八糟。这些集团有谁?大集团有Ambac和FGIC,较小的有SCA(如今的Syncora)、ACA和CIFG。MBIA正试图将公共财务业务从抵押贷款业务的大本营-英国脱欧又被否--结构性金融资产组合中分离出来。仅有Assured Guaranty仍在开展承保业务,涉足住房抵押贷款担保业务也严重削弱了其实力。

  尽管看似不可思议,但受害者还不止这些。例如,按揭保险商的状况不过是比债券保险商略好一点点。但Radian Group、MGIC及 PMI等公司目前仍未走出过去的影子。

  这么多抵押贷款损失却没有引起立法者的注意,似乎很是奇怪。我们不应对那些能获得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保险的银行施以严格的抵押贷款标准吗?修改政府支持企业(GSE)的放贷标准如何?对于非银行抵押贷款发放机构与发起机构,肯定可以进行直接监管,或通过管理抵押贷款市场本身进行监管。

  专注于市场和工具的监管可能会有所帮助。但如果把重心放在风险上,监管会有效得多。监管风险,尤其是房地产风险,应该成为目标。金融危机的受害者并不是衍生品的受害者。它们是糟糕的贷款发放与风险管理的受害者,而且鉴于这些做法过去常常卷土重来,我们无法保证它们以后不会再次出现。

  所以还是那个问题:在为美国金融监管改革付出如此多的努力之后,我们真的安全了吗?

  本文作者是国际互换与衍生品协会(ISDA)首席执行官。

  英国《金融时报》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