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外汇百科全书网 > 外汇漏洞套利外汇漏洞套利

俄罗斯高油价令民众困惑 十余个地区出现汽油短缺,中铁 股票

2020/2/12 14:37:24【外汇漏洞套利】19:人次阅读

  俄罗斯是一个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国,自今年初起一直走高的国际石油价格,让俄罗斯政府充分体验到了坐收“飞来横财”的兴奋;但与此同时,高油价却让石油大国的老百姓满心郁闷。一位俄罗斯朋友对本报记者抱怨道:“高油价只能让制定国家财政预算的政府官员高兴,却并没给老百姓带什么实惠,我家汽车每天消耗的汽油一直在涨价。”

  国内油价越压越涨

  4月28日,俄能源部副部长库德里亚绍夫承认,俄汽油价格近期内还可能上涨5%。而据俄联邦统计署日前公布的最新统计结果显示,4月11日~17日,俄境内汽油平均价格比前一周上涨了0.3%,达到每升23.48卢布(折合0.84美元)。在俄83个联邦主体中,有38个联邦主体的汽油均价比前一周上涨,最高涨幅为3.9%;有41个联邦主体的汽油均价较前一周未发生变动;出现油价下降的联邦主体只有4个,最大降幅为0.4%。此数据称,俄国内汽油价格自今年1月1日至3月底上涨了近1.7%,涨幅同比明显加快。

  今年年初,俄石油、卢克石油等几家石油公司曾联手提高汽油等油品价格。据统计,2011年1月,有81个联邦主体的汽油零售价格出现上涨,平均零售价格同比增长12%,环比增长4.1%。油价快速上涨对俄本已严重的通胀形势造成更大压力,俄总理普京为此于2月9日召开专门会议,明确要求联邦反垄断局立即对国内燃料价格上涨进行反垄断调查。普京说:“在2010年全年,俄境内柴油价格上涨幅度超过35%,汽油价格上涨了6.5%。而俄能源部和联邦反垄断局的联合调查结果却显示,这种上涨并没有需求依据,所谓的需求上涨对俄境内燃料价格走势的影响仅为50%左右。”普京要求俄反垄中铁 股票断局对有关企业违规涨价行为严加惩处,并指示能源部和其他相关部门采取更加积极的行动,以稳定国内石油制产品价格。

  随后,俄联邦反垄断局针对俄最大的三家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卢克石油”及“天然气工业石油”启动了反垄断调查,并开出巨额罚单,责成各公司降价。在普京严厉要求和反垄断局巨额罚单的双重作用下,俄多家石油公司不得不下调石油制成品价格,其中卢克和THK-BP把每升柴油价格下调了1~2卢布,而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下调的幅度却不足1卢布。在此番“压价重拳”之后,俄国内市场汽油均价在2月14日~21日一周之内下降了3%。

  但好景不长,在保持了还不到一个月的短暂稳定之后,俄汽油价格在4月的第一周又恢复了上涨,涨幅为0.46%。对于俄国内油价的上涨,俄石油公司显得振振有词,并强调俄汽油价格的走高是有“客观因素的”。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下属的石油公司总裁久科夫4月21日对记者表示:“我并不认为我们国家的汽油价格非常高,我们的价格实际上比许多国家的都低。我们的汽油和柴油的价格比欧洲国家低40%~50%。”有些石油公司表示,汽油价格完全是按照市场机制客观确定的,并不存在获取超额利润情况。

  十余地区开始闹“油荒”

  自4月23日起,俄十多个联邦主体又出现了汽油短缺情况。俄联邦反垄断局阿尔泰边疆区分局官方网站消息称,从4月23日起,当地一些加油站出现了燃料短缺现象。各加油站前都排起了等待加油的长长车队,该地区最大的两个连锁加油站――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加油站,却只向持有本加油站油卡的客户供应汽油,且每辆汽车最多只限加油20升。随后,此轮“油荒”又从阿尔泰边疆区向布良斯克州、别尔哥罗德州、摩尔曼斯克州、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圣彼得堡、沃罗涅日、新西伯利亚等十余个地区蔓延。

  这一现象立即引起俄高层警觉。正在出访的普京26日专门要求相关部门立即对“油荒”展开调查,并对油价进行有效监控。俄联邦反垄断局随即对俄石油公司、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及其他石油公司再次展开反垄断调查。俄联邦反垄断局发言人透露,该局已警告一些石油公司的领导人,必须尽快稳定局面,并对汽油短缺原因作出解释。俄总检察院发言人格里德涅娃27日表示,俄各地的检察院将会同反垄断机构采取联合措施,防止石油产品的生产和销售领域出现价格垄断。

  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库德林表示,此次出现“油荒”,是因为生产商对市场需求反应过慢,与提高燃油消费税和征税制度无中铁 股票关。而莫斯科燃料协会执行主席谢尔吉延科则认为,出现“油荒”的主要原因,是不久前政府采取的“限制油价”措施。卢克石油公司副总裁费敦称,政府对汽车工业的补贴措施,导致全国汽车保有量增长,这引起了汽油需求的增加,而炼油企业无法快速提高生产能力。但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目前国际市场油价仍在高位运行,在石油出口的高利润诱惑下,俄各石油公司更愿意把石油以高价优先出口,而非低价在本国市场销售。据俄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俄汽油生产量和去年持平,为890万吨,但出口量却从去年同期的120万吨增至今年的180万吨。

  仅4月27日一天之内,俄总统办公厅、政府办公厅、联邦反垄断局和能源部分别召开了会议,讨论解决部分地区出现的“油荒”问题。据俄《生意人报》透露,俄政府已倾向于承担此次“油荒”的部分责任,政府不允许汽油价格上涨的立场有所软化。28日,俄能源部副部长库德里亚绍夫透露,为满足国内市场需求,俄各石油公司5月将停止石油产品出口。他在政府解决“油荒”问题的特别会议召开后对记者说:“我认为,通过减少出口,5月应该能够满足国内油品需求。我们已经达成协议,各石油公司将把全部产品提供给国内市场。”

  汽油问题关乎稳定大局

  国内市场汽油的价格走势和供应情况,一直受到俄高层的特别关注。因为,汽油价格的上涨会直接引发粮食和食品等生活必需品价格的连锁反应,并将直接触及俄罗斯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和实际利益。在2011年年底议会大选和2012年3月总统大选之前,汽油价格问题显得尤为敏感,它已从单纯的经济问题演变成可直接影响社会稳定的政治问题。

  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近日指责政府称:“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像俄罗斯这样,柴油价格高于汽油价格。此外,用卢布计算,每升汽油的价格在委内瑞拉相当于0.7卢布,在伊朗不足3卢布,在沙特不足5卢布;就连美国的石油价格都比俄罗斯便宜2~3个卢布。只有挪威的汽油价格比俄罗斯高,但挪威的平均工资相当于15万卢布,俄罗斯的平均工资还不到两万卢布。作为一个石油大国,俄罗斯出现这样高的汽油价格很不正常。”

  其实,自己国家产油,但本国汽油价格却居高不下,这让俄罗斯百姓一直很困惑。2010年12月,普京在与本国民众对话时就被问及:我们是石油出口国,为什么我们的汽油价格还要受国际石油价格影响呢?对此,普京回答说:“这个问题不仅仅涉及油价,还涉及粮价。的确,俄罗斯是石油出口国,但我们和世界上其他开放式市场经济国家一样,也是国际市场的一部分,也要受国际价格的影响。在粮食问题上,我们已实施了出口禁令,但我们国内市场上的粮价还是会受到国际粮价的影响。但石油问题并不一样,我们的确不能停止本国石油和石油制成品出口,因为这是我们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因此,这种影响是必然的,也是无法避免的。”

  日前,俄联邦反垄断局又向政府建议,在国际油价和石油出口关税快速上涨的情况下,俄政府应降低国内石油制品的消费税,以抑制国内汽油等油品价格的上扬。联邦反垄断局认为,石油出口关税上涨创造的收入,完全可以抵消降低消费税的损失。但政府是否会采纳反垄断局的这一建议还不得而知。

  对于俄国内市场上的高汽油价格,俄媒体算了一笔账:目前,俄境内石油区块的石油开采成本为每桶10美元,相当于每吨1800卢布;如果加上运输环节等所有相关成本,92号汽油到达每个加油站的成本价为每吨9000~12000卢布,即每升价格为7~10卢布;但4月24日莫斯科各加油站内92号汽油的价格为每升24.4卢布。这个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目前俄罗斯市场上的汽油价格,更多地是由国家政策的“手动挡”控制的,而不是由市场经济规律的“自动挡”调节的。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