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外汇百科全书网 > 外汇漏洞套利外汇漏洞套利

"广场协议"埋祸根 日本深陷"失去的十年",5G新号段下月放号

2020/5/21 19:21:01【外汇漏洞套利】48:人次阅读

  历数二战后的货币谈判,最有名的当属1985年日美等5个发达工业国签订的广场协议。该协议以修正高位美元、减轻基准货币美元的压力为共识,是美国主导下的美元霸权的一次淋漓尽致的体现。

  而以日元大幅升值为起点,日本货币政策在广场协议后被美国绑架,陆续出台不合时宜的利率政策,催生了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资产泡沫,并在1990年被戳破。在之后5年期间,日本全国资产损失达800万亿日元,接近两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日本作家泷田洋一在《日美货币谈判--内幕20年》一书里谈到,“从日美间日元美元委员会开始,经过广场协议,再到日美构造协议,那以后,日本货币外交就踟蹰不前了。这个过程一言以蔽之,就是美国方面一直在想方设法控制新兴的日本。从金融和货币的角度观察,美国实现了东京金融市场自由化和日元国际化,减轻了基准货币美元的负担。”

  “金融黑船”来了

  1980年初期,里根政府奉行强大美元政策,美国产业竞争力迅速降低,对日、德等国家贸易赤字也显著扩大,使国会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但美国将美元居高不下原因归咎于日元估值过低,指责日本金融资本市场的封闭性和日元国际化的迟钝。

  1983年7月,里根访日,与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达成设置日美间日元美元委员会的决议。1984年2月至5月,日美双方工作组共召开6次会谈,并在5月份公布《日美日元美元委员会报告书》、《金融自由化与日元国际化的现状和展望》。随后,日本主要金融机构开展债券买卖业务,大藏省(现财务省)废除日元兑换限制,并将面向居住者的短期欧洲日元贷款实现自由化。

  日本金融自由化和日元国际化大幕徐徐开启,日本各界开始惊呼“金融黑船”(“黑船”是日本幕府末期对欧美轮船的称呼)已逼近日本资本港口。

  日美日元美元委员会的成立并未遏制美元的涨势,1985年2月13日,美元对日元汇率报263.65日元,接近1982年的270日元高位。同年3月,美国参议院要求讨论对日本的报复措施,并在4月份通过该报复案。

  1985年9月22日,五国集团(美5G新号段下月放号、日、德、英、5G新号段下月放号法)在纽约广场饭店宣布,一致同意修正高位美元,用卖出美元来进行联合干预汇市。数据显示,广场协议后的6个星期内,各国共计卖出102亿美元进行干预,其中美国32亿,日本30亿,德法英合计20亿,其他G10成员国20亿。受此影响,日元汇率持续走高,美元对日元汇价在一年之内从约240日元跌至150日元。

  埋下长期萧条祸根

  广场协议后,美元的暴跌使得从日本流入美国的、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价值暴跌。日本作家吉川元忠在《金融战败》中评道,“日本将自己的过剩部分转移到了储蓄不足的美国,并因为美元贬值而使国民的血汗结晶丧失其应有价值。”

  但到1987年,货币市场出现了美元汇价过低问题。为防止美元过度贬值引起世界性的货币动荡,发达工业国G7集团在法国卢浮宫达成了阻止美元进一步贬值的协议,具体措施包括将汇率行情“稳定在目前水平附近”、对汇率过度波动进行干预以及降低除美之外工业国的利率,以本国利率低于美国利率的利差来保持美元汇率。日本一举将基准利率下调50个基点至2.5%,并将该超低利率水平维持2年零3个月之久,为资产泡沫的滋生提供温床。

  期间,日本虽有上调利率的契机,但却不幸遭遇1987年10月26日的美国股灾(黑色星期一),全球股票市场前景陷入不稳定,使日本延误了修正货币政策的时机。但德国和美国分别于1988年7月和9月上调了基准利率。后来,日本央行在1989年5月之后的1年零3个月里,将基准利率从2.5%大幅地提高到6%。这种急刹车式的紧缩政策虽在消除泡沫方面发挥了作用,却为其后日本长期萧条埋下了祸根。

  复旦大学冯昭奎教授评论道,“尽管日本政府阻止美元过度贬值也是为了使已有的对美投资不贬值,然而这种措施的结果是继续推动对美投资并容忍美元资产进一步贬值,这意味着日本已经陷入一种极为被动的、受制于美元的圈套。”吉川元吉则直斥道,“美国玩弄汇率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减少自己的债务负担,同时还取得扼杀日本国力之益。”

  《中国证券报》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