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外汇百科全书网 > 外汇漏洞套利外汇漏洞套利

希腊迎来生死一周违约几率超过90%,深推网

2020/5/31 15:19:29【外汇漏洞套利】50:人次阅读

  希腊和欧元区本周将迎来决定命运的“生死一周”: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三驾马车”代表团将重返希腊进行财政稽查,以决定是否发放对希腊的第六笔80亿欧元贷款,这将决定希腊能否在10月逃过违约厄运;另一大悬念则是对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改革方案能否在德国议会9月29日和30日的表决中通过。

  然而,随着危机不断扩散与深化,希腊违约似乎不再是决策者间的禁忌话题。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日表态称,她并不能排除在某个时点上面临是否让一国像银行一样破产,因此必须要“筑起一道防火墙”。但她却排除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

  悬念一:希腊能否闯过违约“鬼门关”?

  IMF上周日(9月25日)表示,该组织代表团将重回雅典,以决定希腊是否有资格申请部分援助贷款,而该项贷款对希腊是否破产至关重要。

  IMF在声明中指出:“IMF主席拉加德和希腊财长韦尼泽洛斯上周日已经在华盛顿会面。他们商讨了IMF重回雅典所需的条件,IMF很可能于本周内对希腊经济项目进行第五次评估。”

  由于“三驾马车”此前不认可希腊政府当前削减支出和经济改革的工作进度,三方代表团中止了对希腊经济的评估,原定于9月拨付的下一笔援款被推迟至10月。希腊政府官员此前称,如不能获得新贷款,该国政府现有资金将于10月中旬耗尽。

  濒临主权债务违约的希腊政府负债已高达3530亿欧元,是2001年阿根廷950亿美元违约金额的5倍。同时,金融市场上信用违约保险的价格显示,希腊违约几率超过90%。

  为了让国际援助方认可该国削减赤字的工作,从而获得第一轮救助计划中的第六笔80亿欧元资金,希腊政府内阁9月18日召开了紧急会议,宣布了一系列新的财政措施,其中包括设立新的征税项目,裁减公共部门人员及削减工资和养老金。

  希腊的最新财政紧缩政策关系到该国能否及时获得这笔“救命钱”。希腊政府此前承诺,2011年将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由2010年的10.5%降至7.6%。

  在“三驾马车”公布评估报告之前,希腊国会将于本周二对紧缩措施中的房地产税进行投票表决。

  IMF上周已作出强硬表态,希腊只有按照欧盟和IMF救助计划所商定的方式执行改革并改善税收状况,才有可能获得下一笔援助贷款。

  留给希腊的时间不多了。“三驾马车”谈判代表能否在10月3日之前同意对希腊发放第六笔资金至关重要,因为这样才能赶在当天卢森堡举行的欧元区17国会议上批准此协议。

  不过目前形势仍充满悬念。德国副财长阿斯姆森(Joerg Asmussen)9月25日在华盛顿IMF会议间隙表示,由于IMF、欧央行和欧盟委员会的推迟,他认为欧元区集团不会在10月3日就第六笔贷款做出决定。不过,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日则表示,希腊或许能够得到下一笔救助资金。

  但一些市场分析师对此则较为乐观。摩根士丹利欧洲分析团队预计,“三驾马车”的谈判代表应该会在10月3日之前同意对希腊发放第六笔贷款,从而能够及时在当天的欧元区会议上获批,而资金发放则要等到10月中旬。

  悬念二:德国议会能否通过EFSF改革方案?

  与此同时,欧洲各国议会能否批准对“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的改革方案也将是左右危机进展的关键因素。

  德国议会上下两院将分别于9月29日和30日对是否扩大EFSF规模和能力范围进行表决。而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定于9月27日访问柏林,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会谈。

  为了防止危机进一步扩散,欧元区正努力扩大该地区救助资金的规模和能力范围。今年7月21日的欧盟首脑峰会宣布了对希腊提供新一轮总额达1090亿欧元的救助方案,并提议扩大EFSF的使用范围,但这些决定还有待各成员国议会的批准。

  默克尔9月25日对此作出了积极表态。默克尔表示,她将会通过赢得执政党多数支持票来批准扩大EFSF权力,而不是依赖反对党的支持。

  分析师预计,德国上下两院都将通过对EFSF的方案。但除德国外的其他一些欧洲国家的国内政治可能会构成一些阻力。不过迫于危机形势日趋严峻,最终欧洲各国议会应该都会通过这项协议。
  然而,就在这些方案久拖不决的期间,这场债务危机已开始演变为银行业危机——由于持有大量欧债,许多欧洲大型商业银行资本不足,市场融资遇到很大困难,银行业股价也持续暴跌。

  “下一步就是各国政府议会投票,例如德国是在9月底投票,如果得以通过,EFSF迅速启动后,就可以成为银行重建资本的重要方面。”IMF副总裁朱民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朱民指出,EFSF的运用和欧洲央行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即“EFSF在运行的同时,欧洲央行照样需要通过流动性来支持银行系统的稳定”。

  事实上,IMF总裁拉加德因此在今年8月的全球央行年会上要求对欧洲银行业进行“紧急注资”,而最有效的解决方法就是对银行业进行“强制性充分注资”——“首先寻求私人资源,但在必要时动用公共资金。其中一个选项就是动用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或其他欧洲范围内的基金来对银行业直接注资。”拉加德的这一言论一度引发欧洲各界的批驳。

  从上周末的IMF与世界银行秋季年会氛围来看,各国要求欧元深推网区尽快解决问题的压力越来越大,而下一个重大节点就是11月3日至4日在法国戛纳举行的G20峰会。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甚至警告称,欧元区大限只剩六周。

  默克尔排除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性

  然而,近来有越来越多迹象显示,希腊违约不再是决策者间的禁忌话题,欧元区的主要挑战已是为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筑起“防火墙”。

  默克尔当地时间9月25日通过德国电视一台ARD表示,为了避免希腊问题扩散到其他国家,扩大EFSF的权力范围是有必要的,正如今年7月由欧洲各国首脑同意的那样。而将于2013年中替代EFSF的永久性救助机制就可以“从实质上让一个无力偿债的国家破产”。

  “我们要能够做出回应,我们必须筑起一道防火墙。”默克尔强调,“即便如此,在某种程度上,我并不能排除在某个时点上我们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即是否能让一个国家像银行那样破产。”

  但默克尔却排除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我们不能迫使希腊退出,我也相信这无论如何不会发生。”默克尔表示,“如果希腊退出,那么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国家退出。”

  同时,默克尔指出,因为这会对金融市场发出一个信号,即对欧元区主权国家的攻击能够成功。

  对于处在“生死一周”的希腊来说,市场也正在虎视眈眈。

  “未来几周,风险规避将主导市场,直到有更多果断措施能够应对欧元区债务危机,后者是造成市场波动的主要因素。”富国银行(Wells Fargo)驻纽约外汇策略师谢瑞布里亚科夫(Vassili Serebriakov)认为。

  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驻纽约外汇策略师麦考米克(Mark McCormick)表示,短期内的利好消息料将包括“希腊获得80亿欧元的下一笔救助资金,以及欧元区救助基金的规模和范围得以扩大”。

  “如果做到了上述几点,那么市场将恢复一些信心,并停止混乱局面,至少在短期内会是这样。”他说,“我认为危机尚未达到最严重的时刻。但是我认为,政策制定者也知道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