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外汇百科全书网 > 外汇是什么外汇是什么

欧元命运:分崩离析还是基础稳固?-迈克尔 约翰逊

2020/2/11 14:03:09【外汇是什么】3:人次阅读

  1月13日,走进伦敦泰晤士河畔“欧洲府邸”(Europe

  House)的欧盟主席范龙佩(Van Rompuy

  ) 显得非常轻松活跃,谈笑风生,作了以“欧盟2011年挑战”为题的20分钟演讲。

  开场2分钟似乎是在入乡随俗地与英国人PK幽默感,一直在“闲扯”,说他并不喜欢“高峰会议”的“高峰”一词,因为上面有电闪雷鸣;还戏言曾经作为比利时首相联合5个政党开展工作的经验,是对自己现在面对27个成员国工作的最好“培训”。

  仿佛被很多经济学家、被市场判定“摇摇欲坠”的欧元和即将“分崩离析”的欧元区危机,对他来说并非火烧眉毛。“欧元基础很稳固,市场反应很荒诞”,范龙佩在演讲中坚称,欧元区经济正在恢复,形势乐观。

  演讲当日,欧元兑美元真的创了6个月新高。但事实上,大半年来,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风声四起。从希腊开始的主权债务危机,在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蔓延,甚至近期已经扩散到了比利时。

  目前,希腊、爱尔兰都已分别接受了1110亿 和850亿欧元的紧急救助,人们担心欧盟的7500亿救助基金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根本难以抵挡“多米诺骨牌”式的危机传染,市场信心遭到极大打击,欧元如过山车一路下行。

  于是,关于欧元和欧元区命运的担忧和理论性探讨此起彼伏,一方面欧元“崩溃论”甚嚣尘上,另一方面欧元“力挺”派也振振有词。

  欧盟主席:欧元基础稳固

  “我在这里不得不说,近来市场的发展情况有时候很奇怪。欧洲国家遭受主权债务危机蔓延的威胁可能性比新兴市场国家,比如乌克兰、阿根廷还要大,这是荒谬的。为什么?首先欧元现在根基尚稳。”

  范龙佩在伦敦的演讲直指全球市场对欧元的反应是不可理解的。他认为,2010年欧洲经济增长情况良好(约1.7%),预测2011年和2012年也会鼓舞人心。而经济恢复的规模领域也在不断扩大,内需方面包括设备投资和个人消费都对经济增长有所贡献。在削减赤字方面各国也都设定了比2009年低6%、2011年控制在4.6%以下的目标。

  “事实上,欧元区目前赤字占GDP比率要低于美国和日本。这是一个迈克尔 约翰逊事实,而这个事实却常常被忽略。”关于欧元,他很风趣地说,“欧元目前比较稳定,而且其价值远远超过其刚诞生时。欧元兑美元80美分的时候没有人觉得有任何危险,现在兑美元超过1.3美元,却被指过于疲软。”

  当然,范龙佩也不回避严酷的现实,结构性增长还远远不够,经济恢复也不平衡,个别国家正面临竞争力和增长缓慢的挑战,这就导致主权债务危机向葡萄牙、西班牙蔓延,引发市场恐慌。银行业也是软肋,也需要通过整合和重新融资来进行改革。

  但范龙佩坚持认为,欧元区的问题只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而且主权债务问题也不仅仅存在于欧元区。2011年,欧元区要拉回经济、创造就业机会,还要时刻准备应对由于各国的紧缩政策引发的社会问题。绿色环保、低碳经济、安全能源等方面也都面临挑战。“我希望欧盟理事会强调欧洲‘单一市场’的重要性,并确保已经提出的50个措施优先实施。”范龙佩最后说。

  然而,摆在眼前的危机并不会因为范龙佩这一番动听的言辞就会烟消云散的。关于欧元区和欧元前途命运的争论和推测正在媒体和金融界热烈展开。

  力挺派:放弃欧元 代价太大

  2011年1月1日,欧元诞生12年。爱沙尼亚在欧元“崩溃论”甚嚣尘上之时,成为了欧元区第17个成员国。

  事实上,无论在欧洲大陆还是在英国,力挺欧元的大有人在。记者在伦敦采访《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马丁· 沃尔夫(Martin

  Wolf)时,他认为,从法律和常理的角度来看,欧元区的分崩离析不太可能发生。

  “目前并没有一个机制可以逼迫那些陷入危机的国家退出欧元区或者制止他们使用欧元;同时,也没有法律根据能够让这些国家自动撤离欧元区,因为这样的话,他们需要重新建立自己的货币体系,结算与欧元区的债务,这会动摇整个欧盟体迈克尔 约翰逊系。”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上月撰文“欧元未来,不要这样做(The Future

  of Euro, Don’t Do It)”指出:如果欧元解体,欧元区国家都将在经济上付出巨大代价。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德国不会放弃欧元,也是欧元不会分崩离析的最主要原因之一。美国银行美林欧洲汇率政策部的拉夫·普里瑟(Ralf

  Preusser)分析说,德国是欧元区中最得欧元之益的国家,“德国撤出欧元区的话,会使其银行和资产管理业遭遇毁灭性的打击。”

  不久前,保加利亚副总理西蒙·扬科夫(Simeon

  Djankov)在伦敦参加欧洲领袖论坛时也曾经向记者表示,他们很关心欧元的命运,但是他相信欧元的基础牢固,“这次危机是对欧元的考验,之后,我们将会拥有一个更加坚挺和成熟的货币,这不仅对欧元区国家非常重要,与非欧元区欧洲国家也休戚相关。”

  确实,像保加利亚、马其顿等许多东欧小国家的经济是完全依赖欧元区的经济稳定和发展的,他们甚至是以加入欧盟和欧元区为他们经济发展的动力。

  欧元三五年内消亡?

  但面对欧元的暴跌和主权债务危机在欧元区国家内不断传染蔓延,欧元难逃崩溃命运的声音也此起彼伏。据有关报道,英国有经济学家预测,欧元区在接下来的三五年里瓦解的可能性正在加大,因为能够支撑欧元生存的深层次结构性改革尚未明朗。

  而投资咨询公司IHS Global

  Insight 也认为,有五分之一的可能,欧元区国家会在2016年重拾各自货币。

  而《经济学人》也假设欧元区如果解体的话,很可能出现这样一种或两种情况,即:一个和多个弱势国家如希腊、爱尔兰、葡萄牙甚至西班牙可能撤出欧元区,然后各自进行新货币贬值;而以德国为首的国家包括荷兰、奥地利,将废弃欧元重回马克并将其升值。也有经济学家预测,问题国家退出,欧元区以德法为首重新组合,欧元继续生存。

  大多数的经济学家认为,目前欧元区存在的问题主要是:欧元区内财政监管机制不全;对各国财政状况欧盟理事会缺乏有效监督,危机救助机制缺失。而且,欧元区各国政府领导力和威信也多遭质疑,比如德、法总理民意信任度大不如前,意大利总统绯闻不断以及荷兰第三大党自由党主席种族倾向鲜明、争议极大。

  英国《金融时报》沃夫冈·穆乔(Wolfgang Munchau)近期在他题为“欧洲,无法应对”的专栏文章中剖析了欧元区决策层在危机处理上的问题。首先他认为,企图以增加流通来解决偿债问题是错误的,在他看来,用来解决金融危机的4400亿欧元的救助基金,却成了爱尔兰危机的诱因;其次,缺乏政治上的联盟也是很大问题,投资者常常会因为各国发出的不同声音而摸不着头脑;还有就是欧元区决策层与投资者缺乏沟通,政策信息传递不畅;发生问题的时候,政府总是责怪投资者而不是直接解决问题,常常对投资人采取监管行动,从而使投资人的市场信心缺失。另外,欧元区成员国内部的相互责怪也对摆脱危机有害无益。去年春天,德国向希腊伸出了援手,现在葡萄牙、西班牙也把眼睛盯向了德国。

  中国能否拯救欧元?

  前不久,中国分别购买了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国债之后,“中国能否拯救欧元”引起普遍关注。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欧盟主席范龙佩伦敦演讲会上提问,请他对中国购买欧洲国债进行评论。范龙佩的回答避开了“援助”一说,而是肯定了中国的投资策略,并认为中国政府对这些危机国家的偿债能力有信心。

  英国财智投资咨询公司的首席全球经济师朱丽安·杰士波(Julian

  Jesspo)和高级中国问题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在发给本报记者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并不会也不能够为欧元区摆脱主权债务做太多的事情。

  报告指出,从去年的情况来看,中国当时已经买了不少渐渐陷入困境国家的国债,但并未能阻止住这些国家国债收益率的上升。当然,中国在欧洲国债危机中确实也看到了机会,不妨趁机充当一次“白色骑士”。

  “中国总是以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参与者自居,也希望通过解决一些敏感问题而改善与欧洲的关系而取得在欧洲市场的经济地位。同时,中国可能也希望在与美国之间关系受到严重磨损的时刻与欧洲有更紧密的联系。中国应该还想从欧元周边国较高的国债收益率中获益,特别是那些由欧盟保障的国债,以此分散其资产投资。同时,在国内经济正面临快速增长后遗症的诸多挑战时刻,中国希望保持全球金融市场和人民币汇率的稳定。”

  这份报告还指出,欧债问题是欧元区政治和经济双重深层次结构性问题,远远不是由哪一个国家出资购买部分国债就可以解决的。中国购买葡萄牙国债,可能能够延缓葡萄牙提出救助,但整体上对欧元区的解困作用并不是很大。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撰稿人:王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