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外汇百科全书网 > 外汇是什么外汇是什么

欧债危机阴谋论:美国出手绞杀欧元套牢中国-股票大盘

2020/4/10 19:14:36【外汇是什么】15:人次阅读

  当然,在对欧元进行绞杀之中,美国不会忘记套牢中国

  对美国威胁最大的是谁?能撼动美元老大地位的是谁?是欧元。于是,美国三大评级机构点燃了危机的导火索,希腊危机,金融恐慌,欧元大幅贬值,大宗商品迅速回落……4月初以来,全球金融市场暴跌,金融恐慌程度(VIX指数)已经接近亚洲金融危机、9.11和贝尔斯登事件时期。一系列的事件背后都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最终受益的是美国。故事不会就此完结,类似于希腊的事件还会一次次被制造出来,追杀欧元的行动仅仅是一个开始。

  逼死希腊

  2009年12月初,国际三大评级公司,穆迪、标普和惠誉,纷纷下调希腊主权债务评级,一场席卷欧洲,扯动全球金融市场的债务危机拉开序幕。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民在赴IMF任前曾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示,“希腊仅仅是冰山一角。”

  希腊是引爆欧洲债务危机的导火索。

  为什么是希腊,一个奥林匹克和西方文明的发源地?遭到外界一致口诛笔伐的是希腊居高不下的财政赤字和整体债务规模。2009年,希腊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高达13.6%,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为112.6%。

  “欧猪五国”(欧盟5个陷入债务危机的国家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开头字母的简称“PIIGS”和Pig相近,因而得名)的其他四国,情况也不比希腊好很多。爱尔兰、西班牙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与希腊不相上下,而意大利的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比重高达115%,比希腊还要差。

  但有一点至关重要,希腊的经济规模最小,GDP占比还不到欧盟的2%,攻击起来比西班牙、意大利要容易得多,希腊就是整个欧洲债务问题中最脆弱的一环。亚洲金融危机中的泰国,是索罗斯最先攻击的猎物,缺口最容易撕开。与亚洲金融危机不同的是,泰国是在对冲基金的攻击下沦陷,而希腊则倒在评级公司的软子弹下。

  如果仅仅是希腊,对欧元区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显然这并不是评级公司的目的。

  在欧盟还在为救助希腊僵持不下之时,又一颗炸弹引爆了。4月26日,标普将葡萄牙主权评级下调两个等级;4月27股票大盘日,标普直接将希腊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级;4月28日,标普将西班牙评级从AA+下调至AA。

  西班牙和希腊不可同日而语,其GDP规模占了欧盟的8.9%,拥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债务。顿时市场恐慌情绪飙升,“欧猪五国”的融资成本迅速提升,欧盟被逼无奈终于采取了行动。

  5月2日,欧盟决定与IMF联手,以5%的利率给希腊提供1100亿欧元(欧盟800亿欧元,IMF300亿欧元)的救助。其中,德国将提供224亿欧元的救助资金。

  市场仅仅出现了短暂的稳定,全球股市5月4日大幅下挫,当日希腊股市大跌6.7%,西班牙股市下跌5.4%,欧元触及12个月低点,美国国债价格被继续推高。

  市场显然意识到并非救助希腊就能解决问题,欧洲为了稳定局势再次不得不牺牲真金白银。欧元区财长5月10日确定了规模为5000亿欧元的扶持计划,以帮助面临债务问题的成员国,另外IMF承诺进一步出资2500亿欧元。与此同时,欧央行通过公开市场购买政府和私人债券,以降低一些国家高涨的融资成本。美联储也重启了美元互换协议,表示支持欧洲紧缺的美元流动性。

  5月20日,反映金融市场波动情绪的指标VIX指数曾达到45.8点,已经超过了9.11、亚洲金融危机和贝尔斯登事件期间的水平,仅低于雷曼倒闭时的行情。

  信用评级公司何以有如此能耐,甚至影响一个国家的兴衰?金融市场的复杂性和信息不对称,使得投资者越来越依赖专业的评级机构。但如果其背后没有坚强的后盾,安能如此兴风作浪?

  信用评级机构对海外市场下调毫不留情,但对美国公司则显得有情有义。因2008年AIG出现巨额亏损,无疑其信用级别会被大幅度调低。为避免其对美国金融行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2009年2月27日,美国财政部召集三大评级机构,明确要求不要调低AIG信用级别。

  三大评级机构的立场并非完全中立,不可能脱离华尔街和美国政府而发挥影响。

  打倒欧元

  评级机构的背后是强大的华尔街金融势力,已经渗透到全球经济的每一个角落。华尔街需要评级机构为他们粉饰门面,而评级机构又需要从华尔街获得相应的高额回报。

  次贷危机前后,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一系列风吹草动无不带股票大盘有华尔街的影子。油价从2007年中的60美元/桶,飙升至2008年7月的147美元/桶,中国的旺盛需求曾是华尔街粉饰油价上涨的理由,但最终美国官方也不得不承认油价的迅速上涨,金融因素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次贷危机是如何摧毁全球经济的,大家都还历历在目。华尔街在评级机构的帮助下,向全世界销售有毒资产。在华尔街大获其利之时,美国自身也被搞得焦头烂额,全球经济经历了一场大萧条。

  希腊的债务危机也逃不开华尔街的影响。华尔街为了防止希腊债券违约,之前低价购买大量的信用违约掉期(CDs)。在评级机构纷纷下调希腊信用评级之后,CDs价格高涨,华尔街高价抛出,获利不小。

  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称,用CDs避险,就如允许一个人替邻居的房子买保险,然后再自己去纵火并索赔。

  4月27日,希腊5年期CDs高达824.48个基点,仅次于阿根廷和委内瑞拉。要知道3月8日的时候,希腊5年期CDs价格还只有280.65个基点。

  类似的情况同样发生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身上,葡萄牙5年期CDs价格从3月10日的112.32点,上升到4月27日的382.9点;西班牙5年期CDs价格从3月10日的92.3升至4月底的209点。

  华尔街与评级机构联手,背后无法掩盖的是美国的整体利益。而美国核心利益的焦点无疑是美元和美国强大的金融业。

  表面上看,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也伤到了美国本身,道琼斯指数曾一度跌破10000点。欧元的大幅贬值也可能对美国的出口战略产生不利影响。如果我们认为美国如此短视,未免太低估美国人的能力了。

  欧洲问题在使得金融市场下跌的同时,也催生了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原油价格在5月份从87美元/桶,下跌至74美元/桶,跌幅约14%,曾一度跌到67美元/桶。石油价格的大幅下跌无疑减少了美国的进口成本,从价格上弥补了出口的疲软。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数据显示,2009年全年平均原油进口量为906万桶/天。如果原油价格下跌10美元,美国全年原油进口将节省330亿美元。

  更大的好处还在金融领域,欧洲债务危机的深化,使得欧洲银行的融资成本高于美国银行。各国政府担心经济出现二次探底,实行低利率的时间会更长,长期的融资低成本,无疑会使华尔街的操作更加便捷。

  美联储(FED)5月9日虽然名义上给予欧洲美元互换协议的支持,但之后的一周欧央行(ECB)仅提供了90亿美元的短期美元流动性,欧洲银行借贷美元的成本上升,5月18日,3月期美元Libor为46个基点,而月初仅为30个基点。3月期美元Libor与无风险隔夜指数掉期(risk-free

  overnight indexed swap rate)利差也是一年中最糟糕的水平。

  美国财长盖特纳5月26日抵达欧洲,在督促欧洲各国政府恢复财政秩序的同时,谴责了德国最近实行的禁止“裸卖空”的措施。

  为什么盖特纳着重强调德国的禁止“裸卖空”的措施,虽然该措施仅限于德国国内,但可能会被欧元区其他国家所效仿。另外,“裸卖空”大多通过伦敦金融市场操作,华尔街自然少不了份,德国此举无疑将大大限制华尔街在欧洲金融市场上的作为。华尔街不高兴,盖特纳焉能不着急。

  美国是否会就此罢手呢?市场刚刚得到喘息,惠誉在5月28日就把西班牙的主权信用评级从AAA下调至AA+,市场又在等待下一波冲击。

  在金融利益的背后,是扯动美国一切利益的核心——美元的地位。

  今年以来,中美就人民币问题闹得沸沸扬扬,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也备受各界关注。这只是虚晃一枪,醉翁之意不在酒。人民币毕竟还是非自由兑换货币,对美元真正构成威胁的只有欧元,欧元成立以来的地位提升已经清晰地表明了这一点。

  欧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已经由成立之初的18%上升到了2009年底的27.8%;相反,美元地位则大幅下滑,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从1999年的71.2%,下降到了2009年底的62.1%。

  希腊只是引子,“欧猪五国”也仅是铺垫,削弱甚至打倒欧元才是美国的目标。在欧洲债务问题上,华尔街从金融上先获取最直接的好处,逼迫欧盟花费高额救助代价,把欧洲从金融危机的恢复中往回拖,欧元即使不崩溃,地位也会大幅下降。

  欧元兑美元已经从2009年12月初的1.5,下跌至1.2附近,跌幅近20%。欧洲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最为薄弱环节,欧元区2009年经济增长为-4.1%。IMF最新预测显示,欧元区2010年GDP增长估计仅为1.0%,低于美国,也低于日本、英国、加拿大等发达经济体。

  控制中国

  此时此刻,世界上还有一个更大的市场,那就是中国——三大评级机构、华尔街和美国觊觎的另一块风水宝地。

  三大评级机构早就瞄上了中国市场,当前中国信用评级市场实际已被外资控制,这不仅影响金融话语权,而且还严重影响经济金融安全。

  目前中国规模较大的全国性评级机构有五家,即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和上海新世纪投资服务公司、上海远东资信评估公司。然而,2006年美国评级机构开始全面对中国信用评级机构的渗透与控制。

  当年,穆迪收购中诚信49%股权并接管了经营权,并约定七年后持股51%;新华财经(美国控制)收购上海远东62%的股权。2007年,惠誉收购联合资信49%的股权并接管其经营权;标普也与上海新世纪开始了战略合作,商谈合资事宜。

  美国评级机构借助被收购公司的分支机构,迅速将触角伸展到全中国,在不到两年时间里,就控制了中国接近80%的信用评级市场,在国防、通讯、能源、交通、金融等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诸多重要领域和敏感性行业取得信用评级的绝对控制权。美国对中国评级市场的实际控制,使中国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金融主权,美国决定着信用评级规则和金融产品市场定价。

  在评级过程中,美国评级机构可掌握中国重要行业的战略信息、企业技术和经营信息,特别是一些涉及国家战略安全部门的核心信息,将直接威胁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和国家经济技术安全。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在掌控中国金融话语权后,可依其战略需要,利用中国金融领域中存在的问题,适时制造金融动荡,影响中国经济金融安全。

  当然,在对欧元进行绞杀之中,美国不会忘记套牢中国,工具就是美国国债。

  中国、日本和石油输出国是美国国债的主要持有者,自2009年中以来,中国已经连续减持美国国债。但中国减持美国国债不容易,在美国国债收益率阶段性走高之后,还会增持。果不出所料,3月份中国增持美国国债177亿美元,累计持有量高达8952亿美元。

  5月下旬,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看似平静之中落下帷幕,之前被热议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仅仅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一方面,欧元的大幅贬值已经变相让人民币有效汇率大幅飙升,压迫人民币兑美元升值自然没那么强烈;另一方面,如果仅仅通过政治上的压力使人民币升值,美国显然缺乏主动性。

  人民币的贸易层面往往被人为夸大,但金融层面却容易被忽视。美国要想真正影响人民币,仅靠政治手段效果甚微,通过金融和资本开放才能削弱中国对人民币的控制。

  所以,是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话锋一转,落到了金融上,华尔街的影子萦绕上空。在五项会谈成果中有三项都与金融密切相关。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