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外汇百科全书网 > 外汇是什么外汇是什么

美元价值持平 日元或结束急跌_恒生指数点差

2020/5/29 18:01:19【外汇是什么】59:人次阅读

  日元兑美元已经跌破100大关,上周甚至跌至103日元兑1美元。各国纷纷指责日元贬值挑起“货币战争”,唯独美国却保持令人意外的沉默。最近,通过华尔街经济学家的分析,加上美国政府高官的言论传递出的信息,我们可以隐约看到美国当局和经济界对日元贬值的全盘计划。

  “密切关注”日本

  “我们在密切关注日本的最新动向。”上周,美国负责对外经济政策的政府高官在与部分媒体见面时作出上述表示。

  措辞中使用了“密切关注”,而不是对日元贬值“容忍”,强调了美国保持极度关注。

  那么,美国要密切关注日元贬值的什么问题呢?美国政府高官所举的一个例子是,日本货币政策与其他国家是否“相协调”?所谓其他国家,不用说,最大的关注点是不能妨碍美国自身的利益。

  关于这一点,华尔街的金融机构上周相继发出许多有趣的分析。来看看摩根大通公司是如何分析的。

  相对于1年前美元兑换日元的汇率,如今已经创下了30%的急剧下滑记录。这对美国企业打击很大,对美国经济增长构成了不利因素。但摩根大通公司称“并非如此”。他们认为,美元对各国货币的整体恒生指数点差走势,不能只通过美元兑换日元的汇率来进行判断。因此,市场研究机构应参照比照各国货币的综合价值确定的 “美元指数”。

  美元价值保持持平

  美元指数通常是指,美联储对日元、欧元、英镑、加元等七个“主要货币”计算出来的美元价值。从这一指数来看,与日元的快速下滑成反比,美元在过去1年间上涨了5%以上,形成了“日本金融宽松环境下,推进了美元价值升值”的局面。

  可是问题在于,对美国的第二、第三大贸易伙伴国中国和墨西哥来说,这两个货币处于升值阶段的国家并不包含在这个指数计算内。这就意味着,日元贬值效应过大地反映到指数之中。也就是说,日元汇率的下滑并没有真正像指标所表现的那样,推升美元的价值。

  实际上,另一个指数——FRB指数更能说明问题。FRB指数是以包括中国、墨西哥在内的26种货币为对象来表示美元价值。这样计算出来的结果是,美元相对于1年前的上涨率约为0.5%,基本持平。这就表明,日元贬值在现阶段“从宏观经济来看,不会对美国经济增长构成影响”(摩根大通公司经济学家法拉利[微博])。

  经济研究机构Capital Economics在上周也预测了日元贬值对美国经济贸易造成的影响。该机构指出,日元贬值和美元升值的过程中,将会使美国贸易赤字扩大。但日元汇率剧烈下滑(从1美元兑换78日元到兑换102日元),带给美国贸易赤字的影响,只不过是其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上升0.1%。这样一来,“虽然美元兑换日元的汇率大幅波动,但对美国竞争力和经济活动的影响很小”(资深经济学家德尔苏)。

  这一认识,自然也应被美国财政部认同。所以,美国政府并没有过多调整美元的实际利率。只要不对美国经济构成严重打击,美国政府的意图是可容忍日元贬值。

  日元贬值和美元升值的过程中,不会对美国经济造成影响的最大原因是“日本制造”今非昔比,其影响力正在降低。

  美国制造业抗日元贬值危机实力提升

  日本产品占美国总进口额的比率最高是在1986年,当时约为25%,如今不到6%,下降了近1/4。这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日元长期保持升值过程中,日本产品渐渐淡出美国市场;二是因为日本企业向其他亚洲地区不断进行产业转移。许多国家的日本产品进口比率普遍下降,不仅仅是加拿大和中国(下降 15%以上)、欧元区(下降约14%)、墨西哥(下降约13%),还有东南亚国家(下降约8%)和中南美国家(下降超过7%)。

  美国制造业生产率的提升也缓解了日元贬值的危机。对于制造业来说,占据生产成本比率较大是劳动力成本,而据经合组织(OECD)调查显示,美国单位劳动成本在近10年大幅下降了10%。相反,日本单位劳动成本上升了10%。也就是说,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正在不断提升。

  同时有专家认为,日本企业可能会趁日元贬值下调产品价格扩大市场份额,但更会优先调整以美元结算的价格所降低的差价。不管怎么说,日元贬值对美国企业的威胁不像过去那么大。

  当然也有例外。尤其是汽车行业。日本汽车占美国汽车销量的10%左右,日本汽车及其零部件占对美国出口总额的2/3。相反,美国汽车对日本出口仅占总出口的1%。日元贬值对美国汽车行业绝对不利。

  所以,美国三大汽车巨头组成的美国汽车行政与计划委员会(AAPC)对日本提出强烈批评,认为“日本在牺牲贸易伙伴国的利益”。上个月,美国财政部在向美国议会提交的汇率报告中强调“需要继续关注竞争性的货币贬值”。美国政府恐怕不得不重视在美国具有很大政治影响力的汽车行业的呼声。

  但是与美国国内反映不同,美国政府对日本政策未发表异议。日本只要遵守在G7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上阐明的原则——不过度汇率贬值,采取符合国内经济发展的政策,美国政府就会支持日本银行“不同层面宽松”的经济政策。

  那么,美国看中了哪些利益了呢?当然日本经济复苏对世界经济稳定不可或缺,但从美国政府高官的态度还可以进一步推测美国的用意。

  让日本带动欧洲中央银行推出宽松政策

  美国政府高官对持续负增长的欧元区,再三表明了担忧,并称“为避免经济低迷的长期化,需要大力采取措施”。这些高官对欧洲国家毫不避讳地强调,你们需要采取更多的经济刺激政策,“可以而且必须做得更多”。这当然也包括欧洲中央银行的追加宽松政策。但是,与财政政策同样,宽松的金融政策遭到德国等国的强烈反对,美国对政策的不到位显示出不满意。这就为日本的表演提供了空间。

  尽管“货币战争”带有不被接受的贬义,但是美国等国的政策制定者未必这么看。例如,日本果断地金融宽松策,如果使日元汇率下滑,各国为了避免本国货币升值而加以对抗,那么就不得不启动金融宽松政策。这样将引发“金融宽松连锁反映”,结果各国纷纷刺激经济,从而有望推动低迷的世界经济增长。

  号称国际金融第一专家的美国政府顾问、加州大学教授埃森格林称,“如果将现状称为货币战争,那么货币战争非常必要”,并支持日本的追加宽松政策。美国政府期望日本的政策能够成为助推欧洲实行宽松政策的动力,所以才对其加以容忍。

  推动与日本签订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快速进展

  实际上,欧洲中央银行这个月将基准利率下调至史上最低的0.5%,已经显示出追加宽松的可能性。印度、澳大利亚的中央银行也开始考虑降息,韩国的中央银行也以“欧洲中央银行、印度、澳大利亚的中央银行纷纷降息”为由,下调了基准利率。这些措施都可看作是在抗衡日元贬值,一时间,仿佛全世界正在发生连锁性宽松。

  而美国支持安倍经济政策的另一个目的是更注重自身的实际利益。当被问及对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的期待时,美国高官表示,“最重要的是结构改革”,日本参加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是重要的第一歩。“奥巴马总统希望能够取得较快的进展”。

  可以说,安倍政府经济政策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结构改革,尤其是以TPP为杠杆,来撬动整个市场的开放改革。美国容忍日元贬值,或许就是为了加快推进TPP。

  日元加速贬值,日本股市上扬,安倍政府支持率看好。因此,日本上一任政府对加入TPP怀疑,日本国内的抵触,都渐渐地不复存在了。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近20年前的一段历史。1994年2月,细川护熙首相和克林顿恒生指数点差总统的首脑会谈破裂,双方未能就“日美经济框架对话”中汽车等相关领域的“客观基准”达成一致。其后,美国政府在容忍日元升值的态度下,市场上纷纷推测其为“为解决汽车摩擦问题,美国政府引导的日元升值”。当时,日元汇率从1美元兑换110日元一路上升,迎来了1995年春突破1美元兑换80日元的“超速日元升值”。

  我们不谈论美国政府是否将汇率视为贸易政策的“工具”,但很简单,如果美国的利益无法实现,美国国内批评容忍日元贬值的声浪就会一浪高过一浪。届时,就很难判断美国还会不会继续放任日元贬值了。

相关内容